在沃森生物11亿英镑出售泽润控股股份的电话会议上,董事长遭到了投资者的炮轰

12月5日14时30分,华生生物董事长李运春在“华生生物转让泽润生物股权”电话会议上遭到投资人炮轰。除了质疑出售子公司,投资者还建议公司暂停交易,甚至向监管机构报告。

在沃森生物11亿英镑出售泽润控股股份的电话会议上,董事长遭到了投资者的炮轰

原因是12月4日晚,华生生物(300142。深圳)宣布将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润)部分股权转让给淄博云泽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淄博云泽)等企业。与此同时,淄博云泽将向上海泽润增资。上述交易完成后,华生生物将不再拥有泽润的控股权。

泽润开发二价HPV疫苗和九价HPV疫苗多年,6月份接受二价HPV疫苗注册申请。由于HPV疫苗的稀缺和市场估值的高预期,沃森生物的这一举动也引起了很大争议。

从表面上看,华生生物转让了泽润32.6%的股权,收回11.4亿,保留了泽润28.5%的股权,像是一笔金融投资。但除了质疑更深层次的潜在“利益转移”外,投资者的不满还来自于表面原因——“泽润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廉价出售”。

参加电话会议的嘉宾有华生生物董事长李运春、副董事长黄镇、华生生物董事副总裁兼上海泽润CEO张建康、首席财务官周华、董事会秘书张莉、投资总监赵金龙。参加电话会议的买方机构的一名研究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最明显的疑问在于‘廉价出售’。泽润的可比公司万泰生物的估值接近784亿元,而各方确认的泽润整体估值只有35亿元,股权转让价格为11.4亿元。二价HPV疫苗明年获批,九价也进展顺利。这时候确实有卖资产光明面的嫌疑。”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听到的电话会议录音和买方机构研究员给记者的反馈,投资人在会上的提问非常强烈:

“你把我们这些炒股的当傻子了?看看万泰生物学的价值。你卖这么低的价格!你们这些人不相信因果报应吗?”

“你是在主动卖泽润还是泽润管理层在逼你卖?”

“你卖掉了泽伦,把你的精力投入到艾博。艾博好还是泽润好?未来HPV疫苗竞争激烈,盈利能力不好。我看好艾博的带状疱疹基因疫苗!”

“既然你这么看好艾博,为什么最近不去参加艾博(苏州艾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融资?我们正在锁定产品。”

“泽润产品马上上市,可以自己做血。为什么要卖?”

对此,公司管理层的回答是——“我们主动销售,我们专业,我们对华生倾注了感情,请相信我们”;“如果能率先推出国产mRNA新冠肺炎疫苗,价值足以挑战二价HPV和九价HPV”。

电话会议上,有投资者建议公司暂停交易,有与会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有投资者已经向监管部门举报。

据公开信息,上海泽润成立于2003年,位于上海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专注于新型重组人疫苗产品的研发和产业化。2012年底,泽润成功与深圳创业板上市公司华生生物整合,成为后者的控股子公司。

有机构还向记者提到,转让泽润股权的目的可能是为分拆上市扫清障碍(因为泽润子公司也是疫苗行业,涉及横向竞争),圈内有说泽润计划明年申请科技创新板。

“董事长愿意出售处于第一位状态的公司股权(二价HPV疫苗)。原因是投资基因疫苗,但事实上,他们没有参与艾博基因的股权融资,这就是为什么公司管理层的主要原因

早在今年6月,由艾博、军事医学科学院和沃森生物联合研制的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ARCoV)就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正式批准用于临床试验。据当时发布的消息称,这是国内首个获准进行临床试验的mRNA疫苗,也是世界上首个完成动物挑战实验后进入临床试验的mRNA疫苗。

这一次,除了投资者认为的“廉价出售”,一些投资者还提出了向华生生物转移利益的嫌疑。但根据公开信息,李运春没有持有泽润股份的证据。

据媒体报道,2019年,李运春被合伙人举报。广州嘉禾华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禾华生”)法人廖向深交所实名举报李运春,举报内容为2017年——李运春以个人身份收购一家狂犬病疫苗公司5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当时约定交付对方的4000多万股从未兑现。根据沃森生物去年7月事件发生时的股价,股权价值接近9亿元。后来李运春持有的部分股份被冻结,8.38亿元财产被查封。

数据显示,2018年底至2019年3月,李运春减持4次,套现5亿余元(但没有债务偿还消息)。截至2019年7月,他80%的股份被质押。截至目前,李运春在华生生物的持股比例已从2019年的5.28%降至3.13%。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